濠畔街,广州旧城老街
作者:kefu 来源:坊式手缝皮革课堂 日期:2016-10-12 浏览
  


濠畔街,广州旧城老街。


无意闯入的古道商脉,不见濠畔,却见手缝皮。 —— 坊式手缝皮革课堂记事


濠畔街是安谧隐蔽于广州老城区的一条瘦小老街,第一次得知此处,源自四年前皮老爷热情洋溢的指引,这是老爷津津乐道的地方,这里每处微妙的变化,都多少牵动着他的小情绪。十多年前的车水马龙,即便几经辗转才能购得几张碎皮子却依然满心欢喜,如今的日渐萧条让他为之叹息又耿耿于怀,然而这儿几年多了稍许手缝皮的气息,又让他满怀几分欣喜。

自坊式手缝皮革课堂运营以来,濠畔街成为了日常所需,开设长期班之后,这里更成为了课堂的一个部分,很多外地过来学习的学员还不一定会知道北京路或天河,但一定会第一时间知道濠畔街。这里不仅有最接地气的皮、革、五金与工具,也能找到性价比较高的质感皮子,而且这里保存着一份难以言喻的沧桑感。

我们朝日穿梭于陌生又熟悉的城市街道,就如同漫溯于静谧流淌的历史河流之中,曾不知多少次会不经意于街头、街角或屋檐下驻足或无意凝视,蓦然读到这个城市的脉络及往昔的生活气息,在那些闻名于世或默默无闻的街道上,我们时常可以体验到街道的这种历史凝固持存之感,这是街道所赋予我们的极为重要的感受。

我曾不知这里正是宋朝十里朱楼,商贾之集,饮食之盛,歌舞之多,过于秦淮数倍之地,也不知这里正是清中期金珠犀象一条街,濠畔繁华自古佳。灯火夹城三十里,游人齐说小秦淮。之处,更不知这里道光年间由于山西票号于此广设分号,让濠畔街几乎成为广州的金融中心。这条瘦小老街底下究竟藏了多少故事与沧桑,正如我们对自身之外事物的淡漠与无知一般,无关重要也无从所知,但这些年民艺及手工的逐渐复兴,大家似乎也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当下的生活种种,而对身处的这些街道的深层认识及对历史的特殊感受,似乎更有帮助于我们以多元的价值观去看待这个愈发庞大的城市。

自汉唐以来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始发港的广州城,宋景德年间从城南疏浚出西东走向的两大内濠,以便众多船舶避风,而处于玉带濠边上的濠畔街也应此得名,这里迅速发展为广州城重要的内港水道码头,自此交易繁盛、街巷繁华、秦楼楚馆,极盛时期更是过于秦淮数倍。到明代周边陆续发展出米、茶、花、鱼市,果、菜、油栏等大规模集市,而濠畔街更发展成为有百货之肆之称的海内外珍奇杂货的交易场所,兴极一时。


而到了清朝年间,这里周边衍生出来的是各式前店后仓的手工艺门店,种类从香药、珠、犀、象如山,花鸟如海,到广作木家具木雕、洋琴、铜锣皮鼓、狮头龙头、绸缎、茶叶、漆皮等应有尽有。清末的濠畔街独以经营皮料、皮鞋及皮制品闻名,成为省内乃至全国加工销售皮料的集散地。

到了民国初年,濠畔街的皮料经由香港而外销世界各地,逐步让这里成为南粤最有名商街之一。自此,这里一直是广州的皮料、鞋材及五金的集散地,即便风雨流转几经颠簸起落,却依然人流络绎不绝交易繁盛,延续这条800年的古道商脉。

如今濠畔早已不见,玉带濠也沉藏于石板水泥之下,六七十年代的建筑、街巷、门铺及疏落的人流,已难觅往昔的门庭若市,但这里依旧有着一份老广州常见的小生活式的小商业,平静也是一种状态,生生不息,始终会有新的生机。老爷常感触,如按现在这趋势发展,这里将来说不定能成为手缝皮一条街,若真如此,那其实也不错。确实从三年前皮老爷带动广州这股手缝皮之风初始,深切感受到这条街道在逐渐接纳我们这群热爱手缝皮的散客,以前不零售没得挑也变得留有余地,皮料及工具也逐步在满足这个新生行业的各式需求,跟这些商户之间的沟通变得畅顺,也促使我们长期班增加了皮料市场考察的课程内容。

濠畔街虽只是如今广州皮料市场的一个老旧的小据点,但我还是相信广州经商自古以来的务实、变通及乐观,终将这里自然而然会呈现出全新的机遇与蓬勃生机,濠畔街浓厚的人情味、历史的沧桑感,会让这个古道商脉在当代城市找到一个自己该有的位置,重新焕发光彩。

(图片/文字归坊式手缝皮革课堂所有)

备注:濠畔街地址,广州越秀区,大德路与大新路之间的平衡内街,西接海珠南路,东接解放南路。


(来源:坊式手缝皮革课堂)